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沙盘介绍 >> 正文

【筐篼文学·微小说】山花怨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山花要出嫁的消息,像长了翅膀的燕子,飞遍了山下边的山村。

村民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村民甲:“何大死了,山花终于熬到头了。”

村民已:“除了山上的人家,山下的人家谁要她?”

村民甲:“唉,可怜一个黄花闺女,让何大给糟蹋了!”

村民已:“周渝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自愿的。“

……

在山区,居住在深山里的人们,被称为山上的人,而住在山外边的人,被称作山下的人。山上边交通闭塞,没有土地可耕种,靠着养植业和种植些果木为生,靠天吃饭,生活没有来源,生活条件恶劣,生存的很艰苦;而山下的人则不同,交通方便,有土地可耕种,有水源,见识广,生活条件优越,生活很富裕。山上,山下那是两重天啊!山上的姑娘,能嫁到山下去,那是她们理想的家园,而山下的姑娘,嫁到山上去,多是身体有残疾,或者是家里实在揭不开锅了,生活朝不保夕,把姑娘嫁到山上,给孩子一条生路,再就是姑娘有些风流史,在村子里名声不好,在山下没人要的姑娘。

山花就是属于最后一种。

山花是从小被卖到何家的,那时候,她的亲娘家穷,孩子多,生活艰难,便把山花卖到了山下不能生育,没有孩子的何家。

何家收养了山花,山花长的水灵,活泼,模样又惹人喜欢,到了何家后,很讨何家两口子欢心。

何家俩口子对山花如同掌上明珠,那时她的养父——何大还是个包工头,手里也有钱,家里在村子里还算个富裕人家。山花到了何家,的确是享福了,吃的、喝的、穿的供着她,供她上学。山花,过着村里孩子羡慕的好生活。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山花在何家逐渐长大,山花长得白白净净,苗条的身材,姣好的脸庞,真是山村的一朵鲜花,惹的小伙子们的眼睛,总是围着山花滴溜溜乱转。

这时的何家,又收养了一个男孩。山花又多了个弟弟。无形中,山花在家里的地位开始下降。可山花是个善良的孩子,不在乎这些。家中多出了个弟弟,自己又有好玩的伙伴了,山花心里说不出有多高兴,每天下学后,第一件事,就是抱着弟弟玩,姊妹俩虽然不是何家夫妻亲生的,可命运却把这对孩子连到了一起,何家对姊妹俩也视同亲生,一家四口子其乐融融,生活到也幸福快乐。

可谁知,好景不长,在山花正在读初中,弟弟正在读小学时,山花的养妈突然得了重病,一病不起,何大也是耗尽钱财为妻子看病,最终还是未能挽留住妻子,妻子临终前,拉着山花和弟弟的手,对何大说:“照顾好两个孩子……”没说完,就咽气了。

山花的养母死了,家顷刻间,天塌了下来,何大这时的生意也不顺利,一连几年,没活干。给老婆看病,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时他又出了车祸,腿脚变得一拐一拐的,在家闲着养伤。老婆死了,留下两个和自己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孩子,生意场上的挫折,家中的不幸,身体的残疾,使得何大变得颓废起来,从此,萎靡不振。

为了照顾弟弟和养父,山花被迫辍学,在家操持家务。一个从小被养父养母宠着的孩子,一下子变成了家庭主妇,山花心里不知流了多少泪。可生活还要继续下去,在生活的磨难面前,山花逐渐变得懂事起来。她如一个家庭主妇一样每天下地种田、洗衣做饭。闲时还做些手工活,换些钱来维持生计。还要每天细言好语地安慰着脾气变得暴躁的养父。

在平淡的日子中,山花逐渐长成了一个成年人,她长得很秀气,脾气也温和,对待养父和弟弟像个大人似地照顾着,而何大对山花也温顺起来,每次对弟弟发了脾气,只要山花一出现,何大立即没了脾气,眼睛里放出异样的光芒。何大开始对山花唯言是从,变成了慈祥的父亲。

在和山花的共同生活中,何大发现山花有着成熟女人的美丽和温柔,对他体贴入微的照顾,温暖心灵的问候,对他的尊爱,都在何大心里燃起了缕缕火苗,燃烧的他心里有某一种冲动,焦躁起来。虽然,他知道那是可怕的罪恶念头,但他还是抑制不住自己。

一天深夜,山花正在自己的屋中熟睡,一个身影溜进了她的房间,重重地压在了她那孱弱的身子上,一阵急促呼吸后,嘴紧紧地对住了她的嘴。山花感到下身一阵撕裂的疼痛。

一个养父,一个被养女叫做爹的父亲,在一天深夜里,把她的养女强奸了,她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他和她没有一点血缘关系,可她把他叫做父亲,这个衣冠禽兽,和她相差三十多岁,两代人啊!

窗外,电闪雷鸣,天公在为山花鸣不平!!!

山花在哭泣,何大搂着山花说道:“闺女,爹,太爱你了,跟着爹凑合着过吧。”

山花只是不停地在哭泣,爹今年快五十的人了,自己才不到二十岁,自己的青春年华,难道就这样和他不明不白地葬送了吗?可自己又能怎么办呢?爹有爹的威严啊!自己一个儒弱女子,能怎么办呢?只有把这满腹的怨气,咽到肚子里。

在以后的日子里,何大更是肆无忌惮地把山花当成了自己的女人,他干脆让山花把铺盖卷搬到了自己的床上,和自己同睡在一个铺上,让山花的弟弟单独睡到山花的屋里,自己搂着山花,日夜做着逍遥梦。

山花和何大的关系,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维系着。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一天,一个邻居来何大家串门,看到他们的铺,疑惑地问何大:“你和谁在一起睡?”这时,山花的弟弟在一傍写作业,抢着答道:“爹和姐姐在一起睡。”何大一巴掌打过去:“瞎说什么!”忙对邻居解释道:“我这几天不舒服,山花有时过来照顾我。”邻居疑虑重重地走了。

从此,村里人开始议论起闲话来:怪不得何大这段时间看着精神焕发,像换一个人似的,原来是心里怀着鬼胎,怀里搂着娇女啊!

山花在苦难中度日,何大白天是父亲,晚上是山花的丈夫,山花像一颗小草,任由他践踏,山花一方面同情可怜养父,一方面又憎恨养父,夺取了她的宝贵青春。山花在爱与恨中左右摇摆着,在和何大的朝夕相处中,她对何大逐渐产生了依赖感,父爱加恩爱,双重爱交织着,使她慢慢地适应了和何大的生活,在她的心目中,何大已经是父亲加丈夫,二者合一了。

山花到了出嫁的年龄,渐渐地有人来说媒了,本村和邻村的人都知道山花和何大的关系,不敢要山花,说媒的都是山上人家,或是穷乡毗舍的人家,何大当然不同意,他都以种种借口给堵了回去。何大的目的很明确,他在有生之年,要长期霸占着山花。

时间一晃几年又过去了,在蹉跎的岁月中,山花长成了成年妇女,弟弟也到了要娶媳妇的年龄,因为山花和何大不明不白的关系,弟弟的媳妇也不好找。弟弟开始迁怒于山花和父亲,终于有一天,在和父亲大吵一架之后,弟弟赌气离家出走了,到了城市里打工去了,一走几年没登家们。

何大病了,病的躺在床上再也起不来了,山花日夜伺候着这个父亲加丈夫。何大已经病入膏肓,自知来日不多,一天,他拉着山花的手说:“山花啊,爹爹对不起你!”山花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一切的怨恨都流进了眼泪中。何大接着说道:“我走以后,村子里你是呆不下去了,爹把你的名声败坏了,孬好找个山上的人家嫁出去算了,家里所有的财产,能拿得动的都归你,弟弟要是回来,认我这个爹,给我戴个孝,认你这个姐姐,肯叫你一声姐姐,这房子就留给他吧,他若不认你和我,这房子就算你的老家,将来你回来有个地方。”山花呜咽着,也不知该恨这个霸占了自己多年父亲,还是该安慰这个在心目中已经成为自己男人的爹。何大拉着山花的手,呼唤着山花,依依不舍地闭上了眼睛。

何大死了,山花的弟弟也回来了,毕竟这个养父养育了自己,他和山花一起埋葬了何大,处理完后事,然后,山花把何大的遗嘱告诉了弟弟,弟弟也不跟姐姐争财产,一切家事都交给了姐姐,他这几年痛恨养父的所作所为,他又可怜姐姐的软弱无能,处理完家里的事,他又要出去打工了,临走时,还不忘嘱咐姐姐,找个人家嫁出去吧,省得在村里进进出出,听人们的闲话,活得不痛快。

何大死了,山花终于解脱了,说媒得又来了,山花的名声太臭了,山下的人没人要,山花只好找了个山上的贫穷人家,找不上媳妇的男人嫁了出去。

山花又回到了山上,她从小被亲人卖到山下,希望她在山下能过上幸福生活,而生活是那样捉弄人,她又回到了山里面,难道她的一生注定和山连在一起?是山离不开她?还是她离不开山?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山花的本性儒弱,逆来顺受的性格注定她的一生将是一个悲剧,也许山下永远不是她的家,山上,才是她的最后宿命地。

山花出嫁两年后,真的融入了大山里。山花死了,死于难产,死在她即将做母亲的时候,山里面医疗条件差,距县城又远,生孩子都在家,由接生婆接生。山花年龄大了,属于高危育龄妇女,临盆时,突然难产,家里人急忙赶着马车往山下的医院送,但最终,山花死在了去医院的路上。

山花死了,她生于山上,长于山下,最后又葬于山上。宽容的大山,像一个母亲,接受了这个孤魂野女。山花又回到了母亲的怀抱。莽莽的大山上,只有树木和野草,陪在山花的身边。树无语,草无言,在默默地哭泣,悲哀着一个女人的不幸。低矮的孤坟,满山的石头,都是山花的伴。假如不是那坟前飞落的纸灰,谁能知道,在这个山包下,还埋葬着一个一生受尽磨难的女人?一个受尽人间白眼和冷落的山花?那拱起的墓丘,又似一个小山包,和大山连在了一起,秋风瑟瑟,昏鸦哀嚎,夕阳西下,残辉落在山上,断肠人永远留在了山崖上。

济南癫痫病医院地址
合肥治癫痫病可以除根吗
治疗老年癫痫需的方法

友情链接:

三尸暴跳网 | 动漫同性恋图片 | 型腿矫正手术 | 名人风水传说 | 万象城快乐彩 | 贵州公务员 | 沙河服装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