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一之濑亚美莉作品 >> 正文

『逝水流年-小说』牵引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人生、事业、爱情,我们都需要牵引。——题记

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南方的中等城市,城市里面,生活着已经进入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人们。

城市是被年代牵引着走的。南方是被向阳决定的。

南方城市里的人们,不仅是被向阳和年代引领,还需要人与人互相牵引。因为,人与人之间的牵引,是每个人在爱情、事业、人生上的线索。

在夜色正开始深沉的大街上,行人逐渐稀少。

正在稀少着行人的街道上,走着三男二女这五位年青人,他们一起走向已经不远了的“贪吃街”。

他们五人,都是同样的年龄,同样的高兴。他们一路上欢声笑语、神采飞扬。

其中神采最为飞扬的漂亮女生,姓林名兰,她走得昂首挺胸,有姿有态。她的说话很快,语速比另一个名叫肖娴的女生快了一倍左右。相形之下,肖娴显得娴静、淑雅,她说话的声音也比林兰轻,脚步比林兰慢了些的走在林兰后面,五人之中她俩之间的说话是最多的。

林兰跟同居一年了的男友顾挺手牵着手,一边跟肖娴说话,一边跟顾挺说上几句俏皮的或故意斗嘴的,林兰总是会在嘴巴上占着上风。顾挺就在林兰占了上风时跟另两个男生说说笑笑。这两个男生,显得沉默、儒雅的是吴凡。显得帅气、活跃的是施开希。

他们五人走得并不整齐。施开希一会儿走在前头,一会儿落在后头,他会忽然地唱起歌来,又会像林兰那样语速较快地制造一些新的话题。

只要稍作留意,就会发现,开希的制造话题和唱歌,多半是为了跟肖娴搭腔。

但肖娴有时候故意不理开希,更多的时候她只是点点头或微笑一下的回应开希。

这就可以看得出来,开希在追肖娴。

尽管开希有点坦露地追求肖娴,肖娴却不回应开希。她总是走在吴凡身边,总是保持着离吴凡半米或一米但距开希至少一米到二三米。可见,她喜欢的是吴凡。

“贪吃街”是一条几百米长的老街,两边全是饭店、小吃摊。

他们五人进入“贪吃街”,找了一家客人不多的小饭店,点了六个小炒,要了十瓶啤酒,在一张可坐八人的圆桌边坐下。他们首先为他们的明天干杯,然后嘻嘻哈哈地吃了个把钟头。

明天,他们开始正式上班。他们的身份,便在明天从实习生转为律师。

他们从小就以维护法律尊严为志向,律师是他们由衷喜欢的职业。他们以前是同学,今后是同事。能够从同学成为同事,这是非常值得庆幸的。因此,晚上加班结束时,施开希只一喊着说咱们喝酒去。林兰、顾挺立即欢欣响应,连一向都是不大发表意见的吴凡也与林兰同时发出喜悦的响应。

虽然,他们五人都是同龄。但吴凡老成而持重,沉稳而干练。林兰、顾挺、开希都将吴凡当作兄长看待,只要有什么觉得难办的事情,就请吴凡给拿个主意。

肖娴表面上也将吴凡当作兄长,却她心里面是把吴凡当作爱人,她已经深心喜爱吴凡。对于肖娴的心思,林兰早在半年前就已看了出来,并告诉顾挺。顾挺很是为开希感到为难。而林兰、顾挺能做的,只好是热眼旁观。

因为,开希跟肖娴已是四年了的同班同学。在三年前,顾挺明确地开始追林兰的同时,开希也明确地希望与肖娴相爱,肖娴只是对开希作了个微笑。吴凡是二年前才开始跟他们同班。在这二年中,肖娴跟吴凡越来越投契,跟开希便越来越拉开一层无形的隔阂。这种隔阂,很模糊,就像他们一起坐在一张桌子吃小炒喝啤酒说说笑笑,很难看得出肖娴跟开希的说笑只是一种友情的回应。并且,话不多的吴凡与肖娴说话更少。

其实,吴凡是有意地尽量不跟肖娴多说话的,他以友谊为重,不愿爱情与友谊产生冲突。而友谊,就是他们五人共同在一起的牵引。

对于这一点,林兰、顾挺、肖娴心里都有点明白。但这一点却是不好让开希知道的。他们五人已经在实习期间十足十地亲近得犹如兄弟姐妹,甚至比兄弟姐妹更亲,如果忽然之间让开希知道他追了三年的肖娴竟是爱着吴凡,恐怕开希一下子是接受不了的。

喝了酒,他们从“贪吃街”出来,走向隔着二条街的“梦菲小舞厅”。

这是林兰的提议:今夜我们至少要高兴到半夜,我们就跳舞去吧,我知道有个小舞厅,叫做梦菲,那里很好的,气氛也很好,小小的,静静的,很合我们的口味,并且又离这里不远。

开希立即大声叫好。顾挺、肖娴、吴凡也都欢声同意。开希说:那舞厅肯定是林兰顾挺经常去的。

林兰昂着头说:当然啦!

顾挺说:今年去过二次。

开希咦了一声,说:怎么只有二次呢?不止吧!你俩可别谦虚啊。

林兰说:我俩才不会谦虚呢,比起你们的不去舞厅,我俩去了二次也已经够多了,哈哈,你开希还有吴凡、肖娴,是不是已忘了怎么跳舞了?等一下要不要我教你?

肖娴说:是啊是啊,我和吴凡还有开希好像至少一二年了没跳舞了。

他们到了“梦菲舞厅”,进去一看,舞厅的确较小,只是中间一个可容几十人跳舞的舞池,两边排列着几十个桌位。

吴凡进了舞厅就落座,等开希将肖娴请入舞池和林兰、顾挺一起翩翩起舞了,他轻轻喘了一口气,环顾四周。舞厅里客人并不多,除了他们五人,还有分成好几拨的总共大约八九个。其中一拨是二女一男,男的叫王为,他和妹妹王芬一起,跟舞厅的老板梦菲喝茶聊天。

梦菲是个比肖娴、林兰大了一岁但比林兰更漂亮的美貌女子。她的美貌,是令人惊艳的,如果喜欢清纯型的,就不会认为她很美。而喜欢惊艳型的,当场就会倾倒。于是,王为倾倒在梦菲面前,梦菲她正受到王为的殷勤追求。

王芬也是个漂亮女生,比梦菲少了二岁,她对王为与梦菲谈聊的话题毫无兴趣,因为她是被王为硬拉过来的,只好在旁奉陪着。吴凡他们五人进来时,王芬一见吴凡,立即眼睛一亮,认出了吴凡是她的同学,她和林兰、顾挺、肖娴、开希也都是同一所大学的同学。

真是太巧了。王芬笑眸飞舞地走过去招呼吴凡:我们会在这里碰上,吴凡,你还认得我吗?我们曾经是同学。

是同学啊,真是幸会。吴凡立即起身跟王芬握手。

吴凡、王芬便相对而坐,聊了起来。王芬十分高兴,大喜之情,溢于言表。

林兰、顾挺、肖娴、开希一曲舞罢,从舞池里出来。林兰盯着王芬看了又看,惊喜地叫嚷起来:是王芬啊。

林兰冲过去一把拉起王芬,跟王芬紧紧拥抱:你这个小疯子怎么大三那年就不见人了?剩我独自一个没人陪着发不了疯,只好找了男友算了。

原来,王芬跟林兰在大一、大二那两年是莫逆之交,几乎形影不离,害得顾挺根本没法单独靠近林兰。等王芬辍学了,顾挺方才有了约会林兰的方便。

提起大三那年的辍学,王芬就怪起了王为。王为大了王芬三岁,读大学时是校内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大学一毕业就做起了泡妞大帅,短短半年换了八个女友,这使他爸十分头痛,思来想去,想出了让王芬辍学,担负起专门监督和限制王为外出鬼混的任务。

怎么监督?又怎么限制呢?林兰好笑地问王芬:这种任务可不好办的吧?

是的是的。王芬连连点头,指着不远处的王为、梦菲,说:林兰你看,我哥又在打梦菲的主意了,梦菲她就是这里的老板。

林兰看了看王为、梦菲,故作惊讶地说:啊,那你这不是在允许他泡妞了吗?

王芬苦笑着说:我总不能天天把我哥关在办公室和家里,总得也要让我哥在绅士风度的范围内有点起码的权利吧。

王为见王芬和吴凡、林兰他们聊得挺欢的,就趁王芬和林兰上洗手间的时候,过来跟吴凡、顾挺、肖娴、开希说:你们都是小芬的好朋友,希望你们跟小芬多聚聚,明天晚上我们都到这里来吧,我请你们,希望你们赏个面子,今晚你们的账我来付钱。

王为说了之后,随即回到梦菲面前。

顾挺对着王为的背影说了声谢谢。

开希为之纳闷:他为什么来讨好我们呢?

顾挺笑着说:有我们替他岔开王芬,他能不高兴吗,如果没有我们,他们三个坐在那里,从头到尾,王芬就是个电灯泡。

王芬、林兰从洗手间回来,顾挺将王为的话复述给她俩听,林兰欣然叫好,王芬愉快地说:我哥这个主意倒是挺好的。

吴凡过了一会儿,对林兰说:明天是我们正式上班的第一天,肯定不会轻松,我们还是好好照顾工作,过一星期,再到这里轻松一下吧。

肖娴连声称是:凡说得很对,我们应该一星期后再来。

林兰说:也是的啊,我们总该以工作为重的啊。

王芬点点头:好,那就七天之后,我们在这里见,并且,我们以后也就都是一星期在这里聚一次吧。

过了一个星期,吴凡、肖娴、林兰、顾挺、施开希与王芬、王为、梦菲在“梦菲舞厅”里如约进行第二次相聚。

肖娴内心很是愁怨。因为,王芬一个劲的拉着吴凡又是跳舞又是喝酒。并且,王芬比肖娴漂亮。这使肖娴自卑。

王芬的确有股疯劲,她在吴凡面前喝起酒来居然完全没有了一星期前的淑女样子,像个男孩子的跟吴凡以及林兰、开希、顾挺拼酒,喝得满脸通红的挽着吴凡跟林兰说:你已有顾挺了,我也该有个男友了,我可不能太落后的啊,以前我就已经喜欢上了一个男生,但是,没来得及谈恋爱,我就离开学校了,还好,真是太幸运了,我又碰上他了,就是一星期前,现在,他就在我面前,我想告诉他,我要跟他谈恋爱。

或许王芬是借着酒劲说酒话,或许是酒后吐真言。

肖娴被王芬这番话给听得十分震惊,她愣住了,愣着看着王芬,然后看吴凡。

吴凡举着酒杯对着开希。

开希举着酒杯对王芬、吴凡说:祝贺你俩别后重逢。

吴凡见王芬至少是八分醉了,就跟林兰、开希说:我们该回家了。

王芬嚷了起来:不行,我不回家,我还要跳舞,吴凡,伴我跳舞吧,我只想跟你跳舞。

吴凡笑了笑,伸手指着王芬说:她真的喝多了。

吴凡将王芬挽到王为面前,把王芬交给王为,再跟王为、梦菲握手道别。

从舞厅出来,肖娴开始用一种幽怨的眼光看吴凡。吴凡假装没在意。

他们一起走了一条街,开始分为二拨。林兰、顾挺挥手跟吴凡、开希、肖娴说明天见。

在以前,五人分为二拨之后,都是吴凡和开希一起把肖娴送到家门口了然后吴凡与开希各自回家。但今夜,吴凡等林兰、顾挺走远了,跟开希说:我先回家,不陪你送小娴了。

吴凡随即掉头就走,他走得很快。

从此之后,每次夜里聚会或加班之后,就都是开希一人送肖娴回家。吴凡就像是找到了一个很具有说服力的可以让开希跟肖娴以情侣形式进行发展的理由。当他们五人和王芬、王为在梦菲的舞厅里相聚,俨然已是四对情侣,吴凡很是喜笑满脸的跟王芬近距离凑合,使开希在心里十二分地感谢王芬的出现竟是一下子就给他开创了新场面。

然而,开希却更纳闷了。他单独的送肖娴回家,一路上肖娴跟他拉开二米多的距离,不和他说话,反而不如他与吴凡一起送肖娴回家的路上肖娴会和他说说笑笑。他很是想不明白肖娴这是为什么。他将这个情况告诉顾挺,顾挺转告林兰。

乐天派的林兰破天荒地皱起了眉头,说:事情越来越不好办了,看来,肖娴爱的是吴凡,我还以为有了王芬,就可以四个拼成二对。

顾挺说:是啊是啊,我也是这样想的。

林兰说:好了,你别是啊是啊的了,这事以后会怎样呢,我可真不知道了,你可别把我们现在所说的话都去告诉开希的啊。

顾挺喏了一声,在林兰脸上亲了一下,说:遵命,老婆大人。

王为、梦菲、王芬、吴凡、林兰、顾挺、施开希、肖娴在“梦菲舞厅”里第八次聚会那夜,王芬当众亮出一份聘请书,她代表她父亲聘请吴凡担任华达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的法律顾问。

华达进出口贸易公司,是市内最大的外贸企业,它的老板,就是王芬的老爸王华达。王华达从王为、王芬先后进入公司时起,看到王芬在管理上和业务上的办事能力远远超过王为,开始对王芬委以重任,他自己就主要去跑国外。

王芬自从与吴凡重逢,就想把吴凡请进公司里,她要跟他形影不离。王华达知道了王芬的想法之后,就派人去吴凡他们的致远律师事务所,经过了解,确证吴凡是个很不错并且很有潜质的律师,方才同意聘请吴凡担任法律顾问,并亲自与致远律师事务所的所长洽谈及落实聘用吴凡之事。

王芬考虑到吴凡的老家在千里之外的邻市乡下,他是租房子住在市内,就让父亲给吴凡安排一套像模像样的房子作为宿舍。等那套房子弄好,她去看了,见房子和装修都是她满意了的,她扑进父亲怀里撒娇了好几分钟,跟父亲说:今晚我就把聘请书送给吴凡。

吴凡对华达公司的聘请很感意外,一时愕然地看着王芬。

梦菲、王为、林兰、顾挺、开希一齐祝贺吴凡,肖娴闷声不响。

王芬一边对众人说明天中午十一点她父亲在华达公司总部设宴给吴凡接风,请大家一起参加午宴,一边挽起吴凡步入舞池。林兰、顾挺紧跟着进入舞池。开希就请肖娴同舞。

王芬轻轻地对吴凡说:对不起,是我故意事先不告诉你的。

吴凡像是自言自语地说:我成了被你摆布的人了!

王芬不安地问:凡,你不满意我这么做是吗?

吴凡苦笑了一下,说:你让我骑虎难下。

王芬紧紧地抱着吴凡,说:我认为你很胜任,我爸也是这么认为的,也是我爸跟你们所长说,事先不要让你知道。

吴凡继续像是自言自语地说:好吧,接受摆布吧!

青少年癫痫病会遗传吗
癫痫病的寿命有多长
癫痫病病人平时应该注意什么

友情链接:

三尸暴跳网 | 动漫同性恋图片 | 型腿矫正手术 | 名人风水传说 | 万象城快乐彩 | 贵州公务员 | 沙河服装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