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张杰谢娜婚礼直播 >> 正文

【流年】都是胡子惹的祸(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03男生宿舍,同学们都在睡午觉,有的已经鼻息如雷,从声音中判断,已经和死猪没什么差别了,要是往其头上泼一盆冷水,都不一定会醒来。整个宿舍,除了充斥着刺耳的呼噜声外,还有就是盲央在我耳边窸窸窣窣的说话声。盲央尽量把声音压得一低,再低,低到实在不能再低的时候,像打算吸食人血的蚊吟差不多。

盲央是个聪明之人,本周是黄老师值周,黄老师向来是个打人不眨眼的人,但凡学生犯错误,他便手持扫把,只见七八根扫把条齐刷刷砸在学生身上,顿时统统折断,向空中飞去,最后落下。盲央见过黄老师责罚学生的场景,知道了黄老师的厉害,不免心有余悸,仿佛那扫把以前打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所有人都知道本周是“杀人不见血”的黄老师值周,大家闻风丧胆,各自安心睡觉,不敢有半点声响,生怕下一个遭殃的人会轮到自己。而盲央今天却打破常规,大家都安心睡觉的情况下,他却硬要拉着我聊天,让我给他出个主意。高考在即,我不想耽误睡觉的时间,要知道,少睡一次觉,就意味着少得几分,少得几分,就可能考不上重点高中,这是往届学哥学姐给我说的秘密,让我没什么重要事情的话,尽量不要落下睡觉的时间,睡眠不足是考不出好成绩的重要因素之一。我信以为真,严格要求自己,所以任凭盲央再怎么喋喋不休,我依然是充耳不闻,蒙着头安心睡我的觉。

“林俊伟,你个狗日的够不够哥们儿,要是不够哥们儿,你尽量好好睡,我找别人说去。”

上午因为那道数学题我没做正确,被老师训斥了一通,所以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愉快,现在正在像放电影一般回放着上午老师讲的那道题,以便彻底记住它。我正想到一半的时候,盲央却突然打乱了我的思路不说,而且他那句话实在有些生硬,像件尖锐的利器,戳了我心口一下,本来牢骚满腹的我,稍微遇到不顺心的事,就能一触即发,因了他这句话,我是彻底忍无可忍了,于是一个鲤鱼打艇,嚯地翻起身,右手抓住他的胸口,恶狠狠地说了句:“你小子是不是活腻歪了!”

盲央看我动了真格,不但没有被吓着,反而嬉皮笑脸地说道,“林俊伟,原来你是佯睡,我就知道,你根本没睡,见你一动不动,所以便想到用话击你,否则你是不会和我搭腔的。”

说实在的,盲央平日里都对我服服贴贴的,以兄弟相称,可以说情同手足,可他今天却突然骂了那句野话,我这心里头当然不舒服了,虽然他只是开玩笑,不当真,可他毕竟还是骂了,而且是骂了我最不愿意听到的话,是可忍,孰不可忍,看他一脸笑嘻嘻的,那笑把他的脸弄得变了形,本来准备大发脾气的我,不知为什么,也情不自禁地跟着他笑了,他看着我笑,我也看着他笑,一时宿舍里多了一种算得上高分贝的噪音。“有屁快放,有话快讲。”我突然收敛了笑,望窗口望望,还好黄老师没有出现,便低声问道。

“你说我是动手呢还是不动手,我正犹豫呢?”听他这么说,我是彻底糊涂了,见过不少不会说话的人,可偏偏没见过像盲央这样说话让人去猜的人。便没好气地说道:“你能不能说话别这么转弯抹角的,心烦。”盲央似乎察觉到我今天不高兴,便扫了兴致,有些赌气地说道:“算了,我看我就是孤家寡人一个,没有人愿意理会我啦,你睡你的吧,不打扰你了。你是尖子生,到时候要是考不好,准赖我某天坑了你。”

我知道他这是气话,也没再搭理他,便一声不吭倒头就睡。不一会,我佯装打呼噜,我被自己的呼噜声搞得差点笑出来,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我压根儿就不会打呼噜,我觉得自己有些自欺欺人。

中午第一节课是英语老师的课,那英语老师长得可谓貌若天仙,眉毛是轻描淡写的两撇,却简单中透着迷人,眼睛水汪汪的,像是一潭春水,鼻子是不大不塌恰恰好的那种,搭配她的瓜子脸,完全找不出任何缺点,而她的嘴唇,浅红浅红的,给人一种柔滑有弹性的感觉。她的头发齐肩,像块黑色的瀑布。她喜欢穿一条牛仔裤,搭配一件白色外套,更透露出一种干净婉约的美。盲央大概是因为英语老师长得美,自己是她的学生,多少得配合点,因此,他把自己整的尽量清秀一点,好像只有这样,才对得起英语老师的那副绝无仅有的美似的。这年月的青少年是个讲究完美的物种,尤其是像盲央这样身材魁梧的高大男生,如果不把自己弄得清秀一点,好像是件不符合常理的事。

起床铃响,我准时起床,看到盲央曲膝坐在床头,愁眉不展,好像有什么心事压到了他,我用手在他眼前晃悠了几下,他“啪”的用手打开,说句:“你烦不烦。”我也是个见不得别人不高兴的人,遂问道:“怎么了,还在赌气吗?”他轻蔑地“吓”了声,道:“我才不像你,小家子气,动不动就动怒!”“哎呀呀,这是生的哪门子气呢。”我像哄女孩子一样哄着他。他顿了四五秒之后,说道:“你要是够意思的话,就帮我拿个主意,我这胡子是剃还是不剃?”“就这点芝麻绿豆的事?”我说。“那你以为呢!”盲央说“你要是觉得我俩还有继续相处下去的必要,就直截了当地给个答案。”我龇牙咧嘴:“依我看还是别剃了,那是成熟男人的标志,就好比女人的臀部,到了青春期后,就会呈一个倒着的三角形。”“去去去!你这是打的什么比方,简直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咯咯地笑,对他说:“还是别剃了的好,这样才给人一种潇洒不羁,风度翩翩的感觉。”“真的不消剃了?”他用筛子般的眼神看着我。他这副表情,让我觉得有些好笑,好像这胡子根本不是长在他的脸上,而是我的一样。我对他说道:“真的不消剃了,我说的全是肺腑之言。”

后来,盲央犹犹豫豫地放下了那把剃须刀,和我一道去了教室。

那段时间正赶上复习。同学们都处在紧张阶段,包括盲央在内。“盲央,你起来念一遍第二节那个短语。”英语老师扫视了一下台下坐着的学生,点了盲央的名。盲央应声起立,支吾着念道:“我是要内摸。”顿时,台下的学生全体笑喷。盲央的脸上倏的青一块红一块,尤其他的耳垂,红得有点发紫。“都教过你们多少遍了,居然还会念错。”英语老师有些愤怒。她走到盲央跟前,看了一遍他的书本,在那几个短语上面,标注着一排眉飞色舞的汉字:我是要内摸。老师又复走上台去,说道:“大家告诉他该怎么读!”“Wat'syourname”台下的学生异口同声朗朗道,随之笑声一片。

盲央站在那里,垂着头颅,但这并不影响大家锥子一样盯着他的那么多双眼睛,只见盲央的那张脸,像熟透了的红苹果。

这是盲央很囧的一次,他后来跟我这样说:“你说我当时是啥滋味,我恨不能立马消失在大家的视野范围内,我感觉他们盯着我,就像盯着一个被警察逮住的强盗一样。”盲央一脸的自卑:“都是胡子惹的祸,我感觉不长胡子的同学都是幸运儿,每一次,英语老师都会防不胜防地点我的姓名,我也没惹她,更没有气过她,可他为什么偏偏每次都点我的名?一定是我的胡子。对,是我的胡子惹的祸,英语老师一定是看不惯我这密密匝匝的胡子。”说完,盲央突然将矛头指向我:“你别笑,亏你还笑得出来,我都快哭了你还笑,要不是当初你让我留着它,劝我别剃,口口声声说那是一种成熟的标志,我也不至于落得今天这个地步,归根结蒂,都是你出的馊主意,故意让我出丑。”

“喂喂喂,你说话得讲天地良心,我怎么就知道英语老师看不惯你的胡子了?我怎么就知道英语老师放着别人不叫,偏偏点了你的大名?我怎么就知道你会落得这个尴尬局面,早知现在,何必当初?真是不分青红皂白,把人家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我可在这里把话跟你挑明了,你以后无论遇到啥事,都别找我,我可不愿意再背什么黑锅。”那天,我确实很生气,同时,我也觉得盲央很好笑,见过怨天怨地的,这怨胡子的,世上除了盲央,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像盲央的人。虽说是生气,可我背着盲央的时候,把肚子都笑得抽了筋。

盲央因为一堂英语课,搞得脸上无光。这天,盲央再次拿起那把剃须刀,想要“斩草除根”,然而,正当盲央将剃须刀接近他那密密匝匝的胡子的当儿,有个同学却半路“杀”了出来,叫道:“住手,使不得啊盲央。”盲央一脸疑惑地看着那个同学:“怎么了,我剃胡子还得征求你的同意不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你这样做会后患无穷。”那个同学正儿八经地说。“你倒是说说,怎么个后患无穷法。”盲央的疑惑变本加厉。“这胡子是越剃越旺盛,越剃越长得快,我是说真的。你要是不信,你可以试试,我敢保证,你绝对会后悔的,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你们就吹吧,我看你们是有意要看我的笑话,联合着一起对我说些反话,巴不得我别剃,这样你们才能天天看到我的笑话。”盲央说完,那个同学摇摇头走开了,临走时撂下句:“随便你吧,毕竟这胡子不是长在我脸上,决定权在你手上,你想怎么着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我管不着。”

因为这个同学的一番话,盲央再次愣住了,他心里这样想着:这胡子要是不剃吧,那个英语老师不定还会点自己几次名呢!到时候,出丑的永远是自己;可要是剃吧,真如刚才那同学说的,越长越旺咋办?到时候反而是适得其反的事。一时间,盲央陷于两难的抉择里头。盲央觉着,这胡子,如果不剃,还真有点风度翩翩的味道,或许,这真是一种成熟的象征呢。要是剃了,从此就没有那种飘飘然的感觉了。经过一番思想挣扎后,盲央不得不以掷硬币的只有小孩子才玩的方式做决定,然而,起初硬币的结果是“剃”,盲央觉得有误,囔囊着说这次不算,于是又重新掷了一次,没想到,这次的结果依然是“剃”。剃与不剃,盲央都拿不定主意,后来,他便来问我:“俊伟,你倒是帮忙出个主意,我这胡子是剃还是不剃?”吃一堑长一智,有了上次被他埋怨的教训,这次纵算打死我,我也不会帮他出主意了,我选择一声不吭。没想到,盲央却鄙夷地说:“真不够朋友,我当初算是瞎了眼了。”我知道他是像上一次一样故意用话来击我,激将法他是屡试不爽,他以为我这次一定会像上次一样沉不住气。我傻呀我。所以我依然选择沉默。

大家都不敢帮盲央出主意,盲央气得爆跳,最后他却毅然决然做出了令大家意想不到的决定——剃掉胡子。有人问他,你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决定,要是以后这胡子继续疯长,你该如何应对?毕竟你这胡子不像普通人,零星的几根,你的这种植被型的胡子,剃了未必是件好事,还不如留着它好。然而,这都是后话了,盲央早已手起刀落,像快刀斩乱麻那样,把自己的胡子剃得成了一个不毛之地。盲央剃完自己的胡子,不但没有高兴起来,反而有些沮丧,在那里闷闷不乐。最后,他却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自我安慰道:“既然硬币都出那样的结果了,我还有什么好后悔的,我现在是无怨无悔。”这时,有些平日里喜欢煽风点火的同学抓住了机会,火上浇油地说道:“剃得好,剃得漂亮,古有孔明挥泪斩马谡,今有盲央发噱剃胡须。够范儿。”说完,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列夫·托尔斯泰的胡子大家都知道,像亚热带的植被,黒油油的,头发胡子混杂在一起,让人难辨哪里是胡子的区域,哪里又是头发的区域,两者都合二为一了。要说列夫·托尔斯泰,在盲央这个年龄段,估计他的胡子也比盲央好不到哪里去。而盲央,今年才十六岁,他的胡子已经像春天田里的禾苗,青一色的一片,丝毫没有一点空隙,胡子与胡子你挨着我,我挨着你,摩肩擦踵的。只不过,盲央的胡子不是绿色的,而是黑色的,要不然,割上一把胡须,充当禾苗,足可以以假乱真。

剃掉胡子的盲央,乍一看,年轻了十岁甚至二十岁,未剃胡子之前的他,完全可以用“沧桑”来形容,然而现在,那些长势良好的如同施了肥的禾苗一样的胡子,突然从他脸上消失,我们都觉得有点不习惯。以往同学们给盲央起了个诨名,叫“大胡子”,现在,他的胡子没了,再叫大胡子似乎有些子虚乌有,于是口锋一转,改成了“帅哥”。大家见了他,总会帅哥帅哥地叫,叫得他龇牙咧嘴,看样子倒有几分自我感觉良好。“帅哥”这一称呼,像是天花一样迅速地传播开来。叫的人多了,不乏被老师不经意间听到,这样的结果自然是物极必反。老师时不时地用肉里挑刺的眼神看着盲央,要么喊到:“盲央,擦黑板。”要么这样喊到:“盲央,起来解答一下某道题。”抑或这样突如其来地说:“盲央,你在下面玩什么呢,专心听讲,别老心不在焉。”而盲央,却恨得咬牙切齿,义愤填膺地骂道:“好像整个教室里就坐着我一个人,其他人老师压根儿看不见。真是倒霉啊。”

就这样,盲央不但没有因为剃掉胡子而扭转现况,反倒是不如意之事常八九。所以,他开始后悔不已,遇到几个处得来的同学,就会埋怨似地说:“当初我剃胡子的时候,你们怎么就不出来拦着我。”这个问题,盲央同样在我耳畔说了N+1遍,然而我和几个同学除了坏坏的笑,还能做什么呢?看到我们这样,盲央却像头发狂的狮子,有事没事总喜欢攻击我们。都说人一倒霉,放个屁都能砸到脚后跟,这不,盲央每次以莫须有的借口“报复”我们的时候,老师总会很会挑选时间的出现在盲央面前,骂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嘻嘻哈哈打来打去,成何体统?”老师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接着说道:“我不想看到有些人火烧眉毛了还不知道焦急,到时候可别临时抱佛脚。”这话如一把钢刀,毫不留情地剜在盲央的心窝口,盲央心里头痛也不是,酸也不是,伤心也不是,只能说是翻江倒海了。

先天性癫痫病患的病因
河南癫痫医院都有哪些
小儿癫痫最好的医院

友情链接:

三尸暴跳网 | 动漫同性恋图片 | 型腿矫正手术 | 名人风水传说 | 万象城快乐彩 | 贵州公务员 | 沙河服装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