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佐樱虐佐文 >> 正文

【八一】婚姻魔咒(小说·家园)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真是鬼迷心窍了,竟然和那么个嗜烟、手指被烟熏得泛黄,因为眼白多,正眼看也像是斜视的男子缠和在一起。图的什么?据说矮个子的男人雄性荷尔蒙旺?我半咬着唇齿近乎刻薄地想。

我原本不算刻薄的女子,何况是对和我一起长大的表妹刘若桑。我们曾在一只粗瓷盘里抢毛豆吃,在一张大床上各人裹着条花色相近的薄棉被睡觉,偶尔我们还会扯些男长女短的私密话。刘若桑头发细黄后脑勺外凸身材像细麻杆儿的样子依稀闪现,可浑然不觉中她发育出一对大乳房,胸挺腰纤秀,臀部翘翘的。刘若桑便有意无意显露她的曲线。我时而真心实意时而虚情假意赞美几句,以示大度。她母亲我姑妈曾给我俩做过件一模一样的衣服,玫红底撒了小黑圆点,衣领和袖口扎了同色花边。我很喜欢那件衣服,边缘早磨损了依然不舍得扔掉。

我比表妹年长四岁,学习成绩远远不如她。在我十五岁那年,父母死于一场意外爆炸事故。我跟奶奶在姑母家生活过一段时间,半夜常被洪水猛兽的噩梦吓醒,手心汗湿的我压抑着怕会发疯。后来我免力上了个技工学校机械专业班,毕业后在“永兴”机械厂加工凸轮。厂里有个高个子名叫周志成的男子买牛肉干、买华芙饼干和我献殷勤,夏天到来时还送我一条淡黄与浅紫相间的斜条长裙。主要是我喜欢高个子的男人,我们恋爱成婚过起泛善可陈的日子。丈夫是供销科的,出差时偶尔会带只胸针、手链回来。我把一枚白羊形、黑晶石眼睛的胸针转送刘若桑,她高兴得眯起眼夸姐夫心细。

刘若桑属羊,喜欢收集和羊有关的纪念品。比如:印有“美羊羊”图案的铅笔盒,羊形钥匙链,风情剪纸等。后来体制改革我们夫妻双双下岗了,丈夫周志成应聘到“山梨汁”公司任副总经理,儿子周杰刚过了一岁生日,特别调皮捣蛋,不是弄个改锥去捅电插座就是乱拧煤气开关,分分钟钟得盯着,稍不留神怕把天捅个窟窿。我专职照管儿子捎带做些家务琐事渐渐沦为平庸的家庭主妇。表妹刘若桑上学时代门门功课优秀,可惜高考发挥失常读了个医学专科,毕业后考进本城第二人民医院CT室工作,常有邻里通过我的关系去找她做病检,回头见了我会说:你表妹比你牛多了。屁股后跟着一群人,喊:刘老师。

嗯,是。我点头陪笑。在亲友们心中,我俩容貌不分仲伯,都身段窈窕肌肤白净单皮大眼耳朵有些招风。表妹眉心靠近左边有颗小痣、戴浅茶色近视眼镜、剪层次式短发显得颇有个性;我梳着马尾挂碎珍珠耳钉看起来朴实持重。她是刘家一枝花,我是木家一小鹿。我名叫木小鹿,小鹿应该灵动,可惜是木头做的。处事上,她有些清高、敏感时而书生意气;我比较精明、会替自己打算,这最后一句是我丈夫周志成说的,不知是褒是贬。每听到别人夸赞刘若桑优秀,我虽然免不了有些微微地嫉妒,但心底里期盼她活得油光水润,那样,我脸上也有光呵。做梦也没想到,表妹会相好上那么一个男子,个矮、团脸、头大,头发像刚刚用劣质洗发水洗过,飘出难闻的气味且频率很密地抽烟。我和表妹都有个毛病,遇烟雾浓了眼睛会流泪,她戴着眼镜可稍作抵挡。我们曾戏谑不找嗜烟的男人。

我问她怎么会和那男子扯在一起时,表妹拧着眉头死不承认他们有关系,只说是普通朋友。鬼才信呢,前些天晚上我烧了几张荞面煎饼送她住处。她独自居住在医院的单身宿舎,是一幢年代久远的多层单元楼,有二十几户人家,表妹住二楼,五十多平米,一室一厅兼厨卫,里间放一张比单人床稍宽的木床,一只立式衣柜,电视机挂壁上;外间客厅连着厨房。有微波炉、电磁灶和冰箱,我熟门熟路从冰箱里找到半罐辣酱,顺便拿块白纱布揩了揩冰箱内积的污尘。我们蘸着辣酱吃煎饼边聊起前些时候去参加一位老师儿子的婚礼,那新媳妇儿胖得像个圆椎体,穿着“蓬蓬裙”更胖,看上去和精干的新郎不像一对儿。

婚姻合不合适,外人哪能说清?表妹刘若桑发表感触。她话音没落,传来了沉缓的敲门声,这个时间谁会来?我有些狐疑地拉开门,一位矮墩像三十岁又像四十岁年龄模糊的男人站在门前。不久我知道了他叫任二。看到开门的是我,任二挠了下脑袋神情不自在了片刻,跨进门让吃煎饼不吃,独自钻到卧室抽烟去了。男女人若没有关系,男人好意思去女人卧室吸烟?当然,素质低下另当别论。几乎在见面之初我便反感任二,连带对表妹刘若桑也看不顺眼了。

表妹三年前离异,缘故是前夫酗酒,醉酒后把她当牲口使……表妹开始还隐忍,后来让我看她胸部的淤青,背部也有,惨不忍睹!

夫妻私房事,明眼人看不出所以然来。白天,表妹前夫——那个胖乎乎肚腩稍凸名叫杨伍的男人装扮得衣冠楚楚,棕色或是黑色的皮鞋擦得铮亮,衬衫是衬衫,外套是外套,有时还会在衬衫外系条暗色领带,得体的衣饰配上阳光的笑容,看上去像个暖色好男人。他和表妹同在第二人民医院工作,级别比表妹高,是内科医师,主治心脑血管疾病。两人喜结连理不到四年,表妹在生下女儿又夭折后,痛心疾首的发现杨伍是典型的阴阳人,具有双重性格。乐观起来见了谁都热情好助,悲伤起来就酒浇愁喝得酩酊大醉。醉酒后爱出个妖娥子,拿表妹和电视人比,关紧门让她穿色泽怪异的三点式摆种种姿态作勾引男人状。表妹刘若桑受不了这阴招。怨自己当初瞎了眼,不听老人言陷入婚姻泥坑。她要离婚,杨伍不肯。表妹搬到单身宿舍找妇联找团委折腾了多半年,最终院领导出面才达成了分手协议。

刘若桑勇敢地走出了不堪婚姻,众人嘴上劝阻心里惋惜私下佩服她的骨气。当然另有非议:男人嘛不多这样,有的酗酒有的吸烟有的脚臭,还有的道貌岸然私下做见不得阳光的勾当。男人们并且振振有词道:做男人太苦太难了,女人不高兴了可以哭,可以冲男人撒娇发狠,可以打孩子。可男人就只能就酒浇愁。酒尔久之,李白醉酒诗百篇酝成古老神话,现实人生中醉酒的男人形态各异,有蒙头大睡的,有哭爹喊娘的,有忘了自己姓啥的,其中当数家暴动粗最不能容忍。然,女子出嫁之日无形中便被打上了谁家媳妇儿的烙印,进入婚姻的女子即便遇上种种不堪,敢离婚也需要极大的勇气。原故是在这么个大白天不少人聚在一起跳广场舞,节奏慢悠悠,人们过着量不来米丢不了口袋的温饱生活,一介女人太有骨气太有斗志会成出头鸟的。

婚姻就像是个“魔咒”,经过它,当年千娇百媚如花似玉的女子稍不留神会变成一块形迹可疑的抹布,像从一场“瘟疫”中活过来,身上带着意蕴不祥的瘟气。不明真相的男女人都有些怕被传染,逃离婚姻的女子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低首敛眉不愿往人堆里钻。像孟丽呵刘晶呵不全是因为婚姻不幸才变得郁郁寡欢。

彼时,表妹刘若桑因为工作认真业务过硬被提提拔为CT室副主任,在医院职工宿舍区分到间小房子,反对她离婚的姑母一夜间白了头红着眼圈从乡下赶来,边数落表妹的不是边赶着为她做了床垫、被子,概因眼睁睁看着刘若桑的婚姻破局无法挽回。姑母抹着眼泪回乡下带孙子去了。表妹刘若桑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兄弟俩全是反对她离婚的。刘若桑孤家寡人孑然一身生活了几个月,喜欢养花种草的她开始喜欢上描眉,涂淡唇膏,穿亮蓝亮绿衣服装扮自己。她并且买了辆红色二手跑车、车牌号是“KA2222”。后来表妹告诉我,这个托朋友办的车牌号重新为她聚积了人气,人们都觉得这个离婚的女人有两把刷子。人们嘛,好多是讲求实效的,在社会这个大熔炉里,你得有某种程度的利用价值才好混。表妹在她住的小屋养薄荷草、养茉莉花营造温情氛围请几同事聚餐,利用年休假和同事们去草原行,晒出一组蓝天白云绿草红衣女子笑呵呵的相片之后,她彻底从不祥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那段时间,表妹刘若桑活泛的不得了,一到周末便装扮得流光溢彩参加这样那样的活动,网球俱乐部、乐秀KTV都有她的身影,和她通电话,常能听到话筒那边的欢声笑语。

记得是个秋日傍晚,丈夫周志成下班到家,见我正系条胸前有小熊图案的围裙烧菜,菜是老三样:家常豆腐、蒜蓉青菜、红烧鸡丁,他闻了闻新出锅的鸡丁照例问炒我青菜加耗油了没?自从吃过一次“香辣锅”,得知主调味品叫“耗油”,丈夫周志成便认定耗油是极品调味剂,我瞧不上他的没出息,故意答,没加。他有些难为情的从衣兜里摸出支纸烟,他平素只是在应酬需要时才吸烟,没有瘾。加上我不喜欢家里有烟味,烟在他手里转了一下又被放回了烟盒,然后清了清嗓音,表情有些严肃的和我说:改天你问问若桑,是不是和那个开琴行的扯不清,人家可是有妻室的。

问什么了?我稍一愣神停下手里的活儿,继尔反应过来:就是你们公司附近那个什么“点音”琴行?

嗯。公司的人和我说,常见你小姨子往琴行跑。

她不是要买钢琴嘛。我颇不以为然,把几盘菜端上桌。琴行老板我见过,四十出头,长相清爽大气,宽眉大眼理着短寸。刘若桑从来没有和我提起过和“点音”有什么关系,不过那段时间她挂在嘴边的话题就是买钢琴,说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喜欢音乐的她没有一件自己的乐器,现在得补上。

没等我询问究竟,刘若桑买了架两万多元的“海伦”,住处太小,没地方搁置,钢琴暂时放在医院职工俱乐部。这不傻了吗?又不是什么款姐,拿东西充公?丈夫周志成嘀咕,他个子虽高但相貌平庸是比较务实的男人,他的话我一般能听进去。隔了不长时间,丈夫拧着眉头、忧心忡忡告诉我:若桑上当了,被琴行那男的骗了好几万。

怎么骗的?我把披散的头发扎成马尾,有些不信。

和她谈情感。资金周转不开借她的钱了。丈夫周志成语气有些迟疑,可能不确准吧。“点音”琴行和丈夫周志成上班的“黄梨汁”公司隔条马路,可被骗钱这事没听表妹提过,许是个风传吧。

不久之后的一个周末,刘若桑给我打电话,郑重叮咛:姐,我妈若问起,就说周末我和你办个事去。本来说了回老家的,又有事了。

那你干嘛去?

一位朋友让我去他那儿。

什么朋友?

培训学习火车上认识的。

哪里人,干什么工作?

省城的。在超市当保安。

多大了?因为琴行老板的传言搁在心上,我几乎是审训般追着问。

刘若桑不假思索地答:三十五、六岁了。当过兵。老婆嫌他挣钱少,不理解他。常和他闹别扭。他很苦恼。和我诉苦,我劝他好好过。他老婆怀孕七个月快生小孩了。他嘴甜、懂礼貌,叫我姐姐。星期天他值班,让我去。

叫你姐姐,你就真成他姐了?你去干吗?我莫名地有点火了。

不干吗了。我看他人实诚。交个朋友。刘若桑并没恼,迭着声儿答。可能潜意识中怕我挑刺儿吧。火车上认识的男人,不过是一面之交,有什么好说的。也不知她那根筋搭错了,记起上学时代,刘若桑借回一本同学的课外作业书,夜深了不睡一页不漏地翻看,姑妈怕她熬坏了身体关灯让快睡,她开灯又学硬是整夜没合眼;和前夫杨伍成婚时,全家人反对,缘故是杨伍母亲是上吊自杀的,他姐姐得了精神分裂症,明摆着是问题家庭。可表妹不听说爱情可以战胜一切。表妹看上去文弱,认准的事却九牛也拉不回。毕竟她不是没成人的小女孩了,我又能说些什么反对。不幸的婚姻之后,表妹刘若桑由一个安静、循规蹈矩的女子变成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弄潮儿。

琴行老板是否借了表妹几万元钱没还,表妹去见超市保安是不是如她后来说的那样,在他的值班室看书,他出去巡查抽空和她说几句话?目前她和他们还有没有来往?她没提起我也没问。但自从她把那位个矮、团脸、头发蓬乱、说话不着调的年青男子带到到我家里吃饭,介绍说男的名叫任二,是个很有前途的画家。两人在表妹工作的医院邂逅,一见投缘。任二老家在大山里,任二的爷爷生了病,住进第二人民医院,表妹刘若桑查房时,见任二拿只汤勺喂他爷爷喝豆浆。现今这社会,那么孝顺、有耐心的男孩子少见了,任爷爷吹胡子瞪眼和任二发脾气,闹着出院,任二笑眯眯不恼。

用餐后任二先走了。

表妹叙说了他的一通优点后,问我们对这小子印象怎样?周志成劝她还是泛泛来往为好,一看就没有生活能力。又比表妹年轻近十岁,年龄相差那么多的男女交往别人会说三道四,名声不好。

名声无所谓,那小子长得矮冬瓜也无所谓,是个无业游民也无所谓,会不会成为画家也没关系,年龄差距更不是问题,问题是他会和你成家过日子吗?我语带刻薄一串连珠炮响。之前,表妹说带朋友到家吃饭时,我特意添了清蒸鱼、炖排骨、干炸杏鲍菇几个菜,离婚后表妹自己开灶,常从职工食堂买个盒饭对付一餐,偶尔会去她的闺蜜同事家蹭饭,偶尔她们会一起上我家,她们谈论院长训人一套一套的,却怕老婆撒泼;常有喝药寻死送医院洗胃的,有喝一瓶感冒药有喝大把去痛片的,真是啥人都有;说起某科室住了个患者家属不讲理等等,我当新鲜听,殷勤伺候饭菜。有时做了本地特色饭食莜面搓鱼、豆汤捞饭的还会预约刘若桑。没想到这次上门的是任二。我心生别扭,刘若桑见我和她姐夫这态度,急了,眉头皱出几条难看的纹,道:男女人相处又不是非得过日子。普通朋友,相互照应不行吗?

抗癫痫药物
羊癫疯应该怎么治疗
长春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

友情链接:

三尸暴跳网 | 动漫同性恋图片 | 型腿矫正手术 | 名人风水传说 | 万象城快乐彩 | 贵州公务员 | 沙河服装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