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佐樱虐佐文 >> 正文

【沉香】刺青(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的心里特没底,我到底该写什么题材呢?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什么呢?其实,说老实话,我只是带着一种近似盲目地诉求,所以只能任自己的思绪如水的沸点,肆无忌惮冒着热气,沸腾。百结千缠的思绪如烧红的铁块,将我心中的木炭烧得噼啪作响。我觉得,每个人这一生都有隐匿于暗处的伤痕,或深或浅,只是不为人知。也许,有些人伤痕真的可以在华年中愈合如初,可有些人的伤却是经历了万箭穿心的疼……很多人无法体会那种将伤痛刻在心上的滋味,那种伤痛必将形成生命中难以抹去的刺青。

——引

【壹】

我的妻子死了,喝了一瓶名为乐果的农药,四脚朝天,脸色发青,口吐白沫,死在了那个支离破碎的家里。

接到这个噩耗的时候,我正在市里的“东方明珠”大酒店,和一个妖媚的坐台小姐推杯换盏,眉来眼去,调情嬉戏。那里红烛摇曳,像一双双魅惑的眼睛,闪着极具魔力的光芒,忽明忽暗。

坐在我对面的那个女人叫暗香。她长的水嫩、标致。她,一个如同罂粟的女子,一个不折不扣的妖精,不知道多少人上了她的床,饮下那杯风情又芬芳的毒药,为她穿肠而死,无怨无悔。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暗香,那天正赶上节日放假,我正枯坐着倍觉百般聊赖,无所适从时,几个相熟的工友来到我的住处,你一言我一语得极力邀请我去外面喝酒,不醉不归。自从我与他们相识,交情一直还不错,所以实在是盛情难却,遂一口应承了下他们的好意,结伙去了一家酒店。

一顿胡吃海喝之后,我醉意阑珊,工友们悄悄和我说:“这里有‘特殊服务’,要么,哥几个今晚就别回去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嘿嘿——”当时,我不知道所谓的‘特殊服务’到底是指什么,因为酒喝得有些多,所以就顺着他们的意愿做了安排。

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我的胳膊像被一个妖媚的女人挽着,不由分的将我拉上了楼,进了包房,

她穿着一条薄如蝉翼的粉红纱裙,白皙的胴体在烛光地摇曳映射下若隐若现,时起时伏的胸部如两座丰满的小山一样,妖娆到了极致,让人看一眼便勾心摄魂,唾诞三尺。我的心快被那种挑逗的氛围窒息了,挤碎了,内心欲火蠢蠢欲动,熊熊燃烧。

我摇摇晃晃地起身离座,想要逃离,暗香却紧紧得挽着我的胳膊,继而靠在我肩上,一阵好闻的香水味直钻鼻孔,我还能感受到她的狐媚的气息和一颗‘砰砰’跳动的心。那个时候,我已经有了八分醉意,脑袋和意识渐次模糊,理智也在暗香高超的引诱攻略下荡然无存。

暗香用最快的速度踢掉了脚上的黑色水晶高跟鞋,她扬起那双柔若无骨得芊芊玉手,很轻佻的用将自己身上仅有的那件粉红纱裙拉开拉链,从上身滑至脚下,内衣也被她不知廉耻地剥光,然后给我时不时的抛个媚眼,飞了个吻。我浑身就像触了高压电般,骨头酥麻。只见她缓缓向我步来,二话不说就解我的裤带,脱我的衣服和裤子。当时,我浑身震颤,心一惊,就想起了家中的妻子——云,妻子虽然贤良淑德,但已经是人老珠黄,不再年轻貌美,风韵犹存了,有的只是满身的油烟味和土地味,而暗香年轻貌美,婀娜多姿,温柔妩媚……两个女人之间的悬殊,简直就是天地之差……我在潜意识里,暗暗将这两个女人做了如此细致地比较,欲望的天平瞬间倾向了暗香,将糟糠之妻跑到了九霄云外。

或许,男人都是有狼性的吧?男人的原始本性贪婪、好色、喜新厌旧,这些,在我的身上得到了验证。

面对暗香的诱惑和主动的投怀送抱,我再也无法抑制生理上的需求和欲望,迎接着她滚烫的唇,热烈的吻,我的左手不自觉地抬起,搂着她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右手不停地抚摸着她那水嫩滑溜的肌肤,每抚摸一下,心率和呼吸就‘突突’加快跳动,那股强大的电流传及全身。之后,我和暗香就顺理成章地倒在了床上,变着各种体位,开始了无尽的疯狂缠绵。直到我们双双疲软在床上,酣甜入梦。

梦里,还清晰地播放着我们翻云覆雨,激情交欢的声音和场面。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幔,斜射在柔软的床上时,我重重地打了个呵欠,揉着朦胧惺忪的双眼,新奇的目光横扫着房中的一切摆设:粉色的窗幔透着浪漫,简约陈设高贵而又不失典雅……我发现,一切原来都会那么美好。灵敏的嗅觉还能闻到房中飘着暗香那香甜的体味和浓淡适宜的香水味,我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种感觉太美妙了,我自顾自的陶醉着。

【贰】

无聊寂寞的打工生活是最难熬的,让我的心变得冷漠,性格变得暴躁,精神也感觉极度匮乏空洞。是因为我很久没有与妻子在一起了,而在暗香那里却让能我暂时忘了这些,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对她所付出的感情,却成了她控制我的筹码。

我因为工作出色,被提升为队长,月薪七千。我想,我可以给家里挣很多的钱了,可以让妻子和女儿过上好日子了,我也暗暗盘算,以后应该和暗香渐渐疏远,最终会断绝往来的。我不能,也不想一错再错,我要用实际行动来忏悔赎罪。

然而,很多事情总是违背自我意愿,向着反方向发展。

那天我正戴着安全帽在工地监督施工进程,手机不停地响起来,里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听说你提升职加薪了是吗?恭喜恭喜啊。”

听着电话里暗香娇滴滴的声音,离开她还真让我于心不忍,但一想到自己已经做出地决定,想想远在家乡奔波劳碌的妻子和天真可爱的女儿,我狠下心来告诉她:“我们分手吧!”

没想到,暗香听了我的话,骤然间变了脸,电话那端的语气冷得让我的骨头冒着寒气,我开始不停地怀疑,她究竟是不是那个曾和我激情缠绵,耳鬓厮磨的暗香?

她在电话那头愤愤地说是我酒后乱性,强行霸占了她的身体,占尽了她的便宜,要我做出应有地补偿。

暗香怒气冲冲地说:“我的身体不是白让你糟蹋的,你不能断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否则的话,就拿这件事去找你老婆,我想,你老婆会给我一笔钱吧。”虽然只是几分钟的通话时间,但我感觉到自己被一只黑手胁迫着,拉往十八层地狱。

我思忖再三,自己已经做出了如此肮脏下流之事,如果云知道,她会怎样?离婚?女儿知道了会怎样?定会恨得我咬牙切齿吧?一想到这些,就使我不寒而栗,我只能硬着头皮,破罐子破摔,答应了暗香无理的要求。

以后的日子里,只要暗香召唤,只要我时间允许,我就只能从命而至。虽然与她在一起依然是往日的你侬我侬,缠绵悱恻,但却缺少了安全感。每次想起暗香对我的威胁言语,我的心就怒火中烧,但却不敢声张分毫,生怕她会将那天说的话变成现实。

某天,我和暗香刚从激情中松弛下来,手机铃声又急促地响起,我把手伸向床头去,取了手机,按了接听键,只听到里面是女儿哭泣中带着急切恐慌的声音:“爸,爸,你在哪?我……我怀孕了,我……我想回家——”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雷,身体和灵魂彷佛被黑暗之神拉入了深不见底的深渊,我不停地扑腾着、挣扎着。

【叁】

婉儿是我的独生女,自小懂事乖巧,聪明伶俐,美丽可人。学习成绩从小学开始就一直名列前茅,尤其是对文学的执着与才情,学生和老师无不惊叹。每次家长会,老师私下和妻子多次表扬婉儿在学校的种种表现,要让我们夫妻两个重点培养婉儿,将来一定会有个大好前程的。其实,我也想过要把婉儿培养成一名作家。可是,那些希翼已经被一个电话撕得粉碎,如同一枕黄粱梦悄然远去。我烦躁不安,眼神呆滞的穿透曾经。

两年前,我回家探亲,读高中的女儿正赶上休假,看到我的归来,女儿欢呼雀跃,手舞足蹈,似乎,她已经盼了我很久。只是刚进家门时,被女儿的穿着打扮吓了一跳,低胸露背的衣服,紧紧裹在身上,笔直的长发披肩,让我对此产生了极强的抵触情绪。我心中震怒,当时我想,婉儿变成这副模样,都是我这个父亲对她关心的太少了,如今,我是该和女儿坐下来好好谈谈了。

我坐在女儿的身旁,问她成绩如何?和同学关系怎样?在家的时候都帮妈妈做些什么?……和她谈了很多,谈理想、谈社会、谈人生乃至将来,但她对于我说的这一切,似乎没有太大的热情和兴趣,一直抱着敷衍的态度回答我。万般无奈下,我只能在家多住几日,不动声色地暗中关注着她。后来,我惊人的发现了一些细节,婉儿变得特喜欢打扮,常穿着衣服在镜子前左看右看;还钟情于看言情剧,看那些男女小青年接吻的情节;假日常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足不出户。

有一次,女儿对我说:“爸爸,现在学校很多女孩子都穿着名牌,拿着手机,哪有人和我一样土里土气的,像个土老帽。”她委屈的撅着嘴巴顿了顿道:“男孩子见了我都绕道走,还有……还有我的好朋友阮丽娜都渐渐地疏远我了,呜呜呜——”说完便趴在床上哭了起来。

听着女儿地诉说,我一时语塞,羞愧万分,无地自容,不知道我该怎么开解她,好像我已经没有资格做他的父亲。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孩子地审美观和价值观如大海中的潮汐,随时发生着微妙地变化,正在思虑之际,女儿从床上爬起开口了:“刚刚上高三那会,老师总在背后指指点点,说我是个‘土包子’,同学们也对我嗤之以鼻。爸,你知道吗?那会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你可知道我有多么自卑,有多么恨他们,恨他们的虚伪、市侩,也恨自己的命,生在一个不富裕的家庭,被人耻笑……”我听着这些话,心,锥疼。

一个月朗星疏的夜晚,我和妻子坐在沙发上,相顾无言,房间里安静地连针掉到地上的声音到能清晰地听到。片刻,我才打破了僵局,婉转地和妻子谈起了女儿的一切,妻子靠在沙发背上,用哀怨的眼神望着我,冷冷地说:“你常年在外,家里家外,大事小事,都丢给我一个女人操持,孩子也不是我一人生的,她的事情你关心过多少?孩子变成现在这样,你有逃脱不了的责任,你是孩子的父亲。”我低着头不敢再看妻子的眼睛。

妻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缓缓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窗边,呆呆地望着天际,无语凝噎。

我知道,我对不起妻子和孩子,身为人夫为人父的我,没有尽到家庭中所该承担的责任和义务。

我走向妻子,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双肩,转过她的身,将她拥入怀中,说:“对不起!”

妻子终于哭出了声,但她并没有横加指责,只是举起拳头,捶打着我的胸膛,我也一动不动地任她捶打,发泄心中委屈和抱怨。

后来,她神色凝重抬眼望着我说:“现在的孩子们真的是太早熟了,我们的女儿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聪明好学,谦虚奋进,懂得节俭的女儿了,现在的女儿爱慕虚荣,喜流行,走派头。哦,对了,最近我还发现她好像谈恋爱了,经常发现她一个人痴痴地傻笑,还发现她在网上和一个男孩子聊得热火朝天。当时我也找她谈了几次,苦口婆心的为她分析了早恋的害处。可你的宝贝女儿却不承认她在早恋。还说她已经长大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妻子哭天抹泪唉声叹气的说着我离家后女儿的情形,我才幡然醒悟,我确实给这个家的爱太少太少了,婉儿现在的变化虽说不是我亲自促成,但都和我有密切的关系。女儿缺少父爱,妻子缺少温情,尽管,我每天在外忙碌是为了家庭的幸福,但这算是理由吗?我问不停地自己,不,这不是理由,这只是不是理由的借口而已。钱,在妻子和女儿面前是多么的苍白无力,她们需要的不仅是钱,还需要一个宽厚坚实的臂膀作为依靠,而我对于家里的一切从不过问,哪怕,是偶尔间的一个电话,我都没有做到。我想着想着,一股热流冲进眼睛,夺眶而出,泪如雨下。心,愧疚难当,痛心疾首。

【肆】

女儿的假期结束了,她走的那天我把她送到了学校,然后嘱咐了几句关于学习和生活上的话,告诉女儿做事要三思而后行,女儿欣然答应,向我点头示意,挥手告别。

第二天,我也离开了家。

半年前,云打来电话,电话中,是云泣不成声的哭泣。她说有一天,婉儿的班主任把她叫到了学校,才知道婉儿早恋了,和一个叫思哲的男孩,他们在一起已经快半年了。

为此,我也特地回了一趟家,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和女儿秉烛长谈,进行了一次心灵交流。

可现在,女儿却告诉我她怀孕了,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结果。当时我只是觉得,青春期的孩子只是对彼此产生好感,以女儿的性格,应该不会有过激地行为。当我心急火燎地赶回家中,女儿已经在妻子的陪护下,去一家私人医院做了无痛人流。

经过询问,女儿才告诉我,她的那个男友——思哲,已经和她分手了,原因是怀孕的事情被其家长知悉,在其父母地责骂下,被迫选择了分手。而后,又因婉儿的妊娠早期反应引起校方的怀疑,导致事情败露,结果婉儿和那个叫思哲的男孩均被校方开除学籍。那个男孩一家搬走了,为了平息这件事情,选择了背井离乡。看着面容憔悴的女儿,我心中是想恨却恨不起来,这件事情该由谁来买单?恐怕还是我这个父亲。我真心希望她能改过自新,吸取教训。婉儿经历了这段苦涩的情感和身体地创伤,精神上受了很大打击,那段时间,她整萎靡不振,茶饭不思,夜不能寐。

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看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去治疗呢

友情链接:

三尸暴跳网 | 动漫同性恋图片 | 型腿矫正手术 | 名人风水传说 | 万象城快乐彩 | 贵州公务员 | 沙河服装市场